“乔安安是吗?名字还挺萌的,既然是雨烟的朋友,我还是会特别关照一下的,先试用三天,这三天的工资我日结给,如果通过试用期的话,我就正式签合同,到时候工资再说。”经理看到乔安安的时候,就很满意了,这会儿还是要拿点腔调来压压她,来这种地方工作的女孩子,他是讨厌不服管束的。

“好的,谢谢经理给我这个机会。”乔安安毕竟是太单纯了,她根本不知道好友所说的工作,具体是做什么的,她觉的可能是服务员之类的,如果只是端茶倒水的话,她很愿意去做,她现在还是学生,白天要上课,晚上有份这样的兼职,真的很不错。

“经理,就让安安先跟着我吧,我来带她。”刘雨烟立即笑着说道。

“好,安安呀,晚上好好表现,如果干的好的话,一晚上就能拿上千的工资。”经理笑眯眯的说道。

乔安安惊讶万分,一晚上能拿一千多?那这工作还挺有盼头的啊。

“安安,走吧。”刘雨烟说完,就拉了她的手臂,带着她出去了。

“雨烟,我这样就算录用了吗?这面试会不会太不严谨了?”乔安安还有些蒙圈,她还以为需要笔试什么的呢,甚至,都没让她回答问题。

“不就是个服务员嘛,没想的那么复杂啦,只要年轻漂亮,都很有市场的。”刘雨烟一边解释一边娴熟的带着乔安安从一道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乔安安就听到里面非常柔和的轻音乐,她愣住,不是说酒吧吗?这里怎么会这么安静?这音乐也非常优雅动听。

“安安,我需要换衣服吗?还是就穿身上这一套?”乔安安好奇的问道。“要啊,这里有工装,过来,我带去领一套。”刘雨烟说完,就带乔安安去了一个更衣室,门口有服务员,刘雨烟签了个字,就领了一套,让乔安安进去换上。

乔安安奇怪的问她:“怎么不换衣服?”

“我身上穿的就是我现在的工装啊。”刘雨烟有些得意的说。

圆圆脸惬意少女房内舒适自然写真图片

乔安安愣了一下,也没多问什么,进去换了衣服,她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有点类似空姐穿的衣服,颈部的位置还戴了一个玫红色的蝴蝶结,衣服做的非常紧身,身材要是不够好,这种紧身的衣服是很难穿进去的,哪怕乔安安这么纤瘦,身材这么曼妙,也穿的有些紧。

“哇,安安,这样穿好美啊。”刘雨烟赶紧夸她。

“是吗?可我觉的这裙子有点短,都快要遮不住了。”乔安安庆幸的是自己出门前穿了一打黑色打底裤。

“工作需要嘛,走吧,我带到大厅去,是新人,今天的任务就是负责某个区域的酒水供应,安安,我跟说啊,如果客人要的酒水很贵,的提成也会有很高,一会儿瞅准机会,就尽量推销一些贵点的酒水,懂吗?”刘雨烟一脸精明的提醒她说道。

“好,我会的。”乔安安点点头。

到达大厅,刘雨烟跟大厅经理沟理了一下,乔安安就负责了靠窗的四个位置,乔安安依照经理的指示,站在旁边的一个柜台前面。

这会儿,有两桌客人来了,他们把乔安安叫过去点单。

“哟,新面孔啊,小姑娘,多大了?成年了吗?”其中一个男客人看到乔安安有些陌生,立即笑眯眯的调趣她。

“我已经二十一了。”乔安安老实回答。

“二十一?看着不像啊,看着像十八岁呢,长的真水灵。”男人看着就心痒,不过,在这里消费还是不能太乱来,如果真的情我愿了,是可以带回家的,如果对方不愿意,也只能嘴上调戏几句。

乔安安干笑了两声。

可能是看乔安安漂亮,两桌客人都点了不少的酒水,客人来这里消费,有些是带着目的来的,有些是真的来这里聊工作的,乔安安运气不错,两桌客人都像是来这里谈生意的,没有特别的为难她。

但她看到对面的几桌,服务员此刻正坐在一个光头男人的腿上,一杯一杯的酒敬着,乔安安看的浑身发悚。

不会吧,这个服务员怎么跟客人这么亲密啊?

正当乔安安这般想着的时候,突然,大厅门口又有客人进来了,乔安安赶紧站的笔直,一双美眸含笑望着进来的贵客。

突然,她脸上的笑容一僵,表情凝固了,进来的竟然是洛北渊,他身边跟着四五个男人,低声聊着天,洛北渊显然是其中为首的老大,所有人对他说话,都下意识的低下头。

洛北渊正认真的听着对方说话,幽眸突然一沉,直直的盯住了不远处站的笔直的女孩子,他胸口一闷,心情瞬间坏到极点。

乔安安怎么会在这里?

“洛总,包厢往这边走。”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笑眯眯的为他迎路。

“不必了,我坐那里。”洛北渊俊容黑沉难看,径直迈着修长的腿朝乔安安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其余的人,大气不敢出,洛北渊说坐哪,他们自然就坐哪里了。

只是,洛总向来喜静的,靠窗的位置虽然也好,可这大厅里太过吵闹,不方便聊天。

乔安安真的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天啊,要不要这么对她,她第一天来这里工作,就遇到了洛北渊,在酒吧里工作的女孩子,别人第一印象肯定不太好吧,乔安安咬住下唇,下意识的扯了扯过短的裙摆,然后努力的挤出一抹微笑走过来:“洛先生,好巧啊,请问要坐在这里吗?”

洛北渊冷着脸色,不理她,径直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去,乔安安讨了个冷脸色,她脸上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奇怪了,昨天洛先生还好心的捡了她的钱包送还给她,怎么这会儿就装作不认识她了?

对了,他一定是不想认识在酒吧上班的女人吧,这太有损他高贵的身份了,乔安安这般想着,便不敢再套近乎了。

“几位贵客,想要什么酒水,我们这边……”

“最贵的,拿五瓶。”洛北淡冷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热情的介绍。

乔安安美眸一讶,最贵的?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