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辰后,前往边境的大军消失在眼帘,四周寂静无声。

憋了许久的小七才低低说了一声,“父王,母后,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苏七捏捏小七肉呼呼的脸,“先不急,我先给你们的脸变个魔术,保证入了京也不会有人认识的那种。”

小七立即兴奋了起来,“是像母妃以前一样么?”

苏七点点头。

她从布袋子里取出准备好的易容药,跟夜景辰对视一眼后,先从小七开始。

没一会,小七粉雕玉琢的脸,变成了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皮肤发黄,通过暗影营造出了瘦弱的感觉。

小七惊奇的盯着小铜镜里自己的模样,古灵精怪的原地演了起来。

“行行好,我我……我几日没吃东西了。”

苏七敲敲他的额头,开始给夜景辰易容。

夜景辰身上的气势不好改变,她只能尽力的把他弄成一个山野莽夫。

最后是她,为了配上他们两人的模样,她也变身成了乡野村妇。

妩媚得体清纯美女楚楚动人图片

三人换上了粗布衣裳,苏七把布袋子藏在衣服里面,正好可以让她的身材看起来比较圆润。

部换装完毕,三人已经敛去风华,化身成为了毫不起眼的寻常百姓。

唯有抬眸间,会偶尔从眸中窥得一丝尊贵清雅……

三人步行着回京,来时坐马车只走了大半天的路程,回去时却要走上一两天。

临近傍晚的时候,乌云滚滚的压下来,空气闷得令人喘不过气,一场大雨似乎就要来了。

好在周边有人家,不远处矗立着一个大庄子,门外两只大石狮,显出了庄子主人身价不凡。

为了避过这场雨,三人走近庄子,敲了敲大门。

好半晌,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伯才走来开门,见外面是三个衣着普通的乡下人,他倒是没有马上驱赶。

“你们找谁?”

苏七赔了个笑给老伯,“我们一家三口走到此处,眼看着天色便要黑了,这天也像是要下场大雨的感觉,便厚着脸皮来借个宿,不知道老伯可否行行好?”

老伯认真打量了三人一眼,好半晌才让开,“都是不容易的人,进来吧。”

苏七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借宿的地方,感激的向老伯点头致意了一下,“您真是个好人。”

不知道是哪个字触动到了老伯,他低笑一声,关上门后,引着三人朝最偏僻的一个杂物房而去。

“这几日,老爷带着小妾来了庄子里,你们莫要乱跑,送晚饭给你们的时候,我会一并拿些被褥过去,明日天亮雨一停,你们便走。”

“好好好。”苏七应道:“我知道的,我们绝不会给老伯添麻烦。”

到了杂物房,老伯离开。

苏七看着放满杂物的房间,乐天的笑了笑,“总算还能有个容身之所。”

小七眼珠子一转,抱住苏七的手臂晃了晃,“大白不在,我会怕老鼠的,我今日想睡在爹与娘亲中间,好么?”

苏七最受不了小七的撒娇卖萌,当即点点头,“当然好。”

小七微有些得意的朝他爹看过去,仗着苏七护他,还不忘冲他扮了个鬼脸。

夜景辰没有说什么,掩去光华的脸上什么情绪都没有,眼底却隐隐藏着某种危险之光。

果然,小七睡到半夜忽然惊醒,发现自己被孤零零的放在一边,他爹不要脸的搂着他的漂亮娘亲。

说好的睡中间呢?

他委屈巴巴的坐起身,哭腔一开。

睡得正熟的两人立即睁开眼睛,朝小七望过去。

“怎么了?”

小七爬去苏七那边,像个没人要的孩子似的抽噎着道:“我爹他太坏了,竟然说话不算话,趁着我睡着,将我扔到了一边去。”

苏七心疼的拍着他的背,借着屋子内微弱的烛光,朝夜景辰瞪过去一眼。

“你这也太不像话了,这里不是王府,怎么能把小七扔到一边,让他自己去睡?”

夜景辰刚想要开口,又被苏七一个眼神压得把话咽了回去。

他只得静默不语,心底想着要怎么把小七送去安之所,省得他总跟自己抢女人。

苏七安抚了小七好一会,小七才止住哭腔睡着了。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雨,空气里泛着丝寒意。

三人重新躺下,苏七隔着小七,伸手碰了碰夜景辰,“小七还小,你与他抢什么?”

“你自己算算,从你入府到现在,你陪他睡了多久?陪我睡了多久?”

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的可怜次数,他能不抢么?

苏七内心是崩溃的,安抚完小七,还得哄大佬。

“我都住进锦园了,待这件事情结束后,我哪天不会陪着你一起睡?”

好在大佬没有继续醋儿子,三人才重新进入梦乡。

次日,天色刚刚发亮,一道尖锐的嗓音便远远的传过来。

苏七与夜景辰同时睁眼,唯有小七还睡得香甜。

很快,庄子里又有其他嘈杂的声音响了起来,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所以那些声音尤为清晰。

他们都能听到有人在嘶心裂肺的喊着,“老爷……”

这时,一道扣门声在外面响了起来。

“借宿的,你们快些起来离开吧,庄子里出了事,实在不便招待你们了。”

苏七起身穿好外衣,将门拉开,迎上昨日好心收留他们的老伯的视线。

“是出什么事了么?”

老伯有些心神不宁的摆摆手,“你们莫要管了,雨也停了,我这有几个馒头给你们路上垫垫,你们快些随我离开。”

苏七回头与夜景辰对视一眼。

夜景辰这会也穿好了外袍,将还在睡着的小七抱起。

依然是老伯引着他们离开庄子,走的却不再是大门,而是后门。

庄子里的哭声悲怆,直到他们出了庄子,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

小七这才醒了过来,揉揉惺松的眼睛,“我们这是要回京了么?”

苏七没说话,蹙眉看了眼庄子,而后才转身离开。

然而,还没等他们走出多远,一行人骑着快马追了上来。

“前面的人,给我站住。”

三人狐疑的停在原地,只见一个年轻男人跃下马,几个飞身掠到两人面前。

“你们是昨天借宿在庄子里的?”

苏七才点头,年轻男人的面色便是一冷。

“我家老爷昨天晚上被害死了,你们好巧不巧就借宿在庄子里,跟我回去走一趟,等官爷来了查清案子,再放你们离开。”

苏七皱了下眉,“死人了?”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