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在封行朗和林雪落的轮番劝说之下,才打消了白芽芽要离家出走的念头。

“那……那我给诺诺哥去打个电话吧。”白芽芽泪眼汪汪的。

“诺诺开车呢……”

“去打吧!以诺诺哥的车技,用蓝牙接听个电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封行朗接过了妻子的话,许可了白芽芽去给大儿子打电话来缓解过激的情绪。

目送着白芽芽拿着手机跑去了书房,封行朗幽幽的摇头叹息一声。

再看白默,像个霜打的茄子一般,傻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着。

直到现在他也没能想通:自己对两个女儿掏心掏肺,怎么到女儿的嘴里,却成了编造的牢笼了?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啊?!

“是不是心里麻凉麻凉的?”

封行朗坐了过来,轻拍了一下白默的肩膀,“生女儿呢,就要做好被嫌弃的心理准备!不过对豆豆芽芽的确过度保护了!”

“封行朗,还好意思说白默呢?把晚晚宠成什么样儿了,自己心里没点儿数么?”

光影女子树林中更显娇媚

林雪落轻斥着丈夫,“我提醒封行朗,再这么宠下去,也得出事不可!”

看着白默那哀伤的模样,袁朵朵心疼得不行。

便坐过来握住了白默的一只手,“白默,别难过了……等芽芽打完电话,我们一起回家!好好做芽芽的思想工作!”

“我真的……真的很无能……我不是个好爸爸……也不是个好丈夫!我让女儿失望,让儿子失望……也老婆也失望!”

白默像个孩子一样呜呜咽咽了起来,“我就是个无能的废物!”

“白默,别这样……芽芽处于青春叛逆期,别因为她没心没肺的几句话就自我否定……爱护她们是的责任,等她们长大了会理解的!”

袁朵朵拥抱住哀伤痛哭的白默,心疼得直安慰。

“好了,别伤感了……都来吃晚饭吧。菜都凉了。”

雪落招呼着袁朵朵和白默吃晚饭。

“那个雪落姐……我先回去照顾小仔了!晚饭就不吃了!”

莫冉冉知道这晚饭也吃不痛快,便先行溜走了。

刚刚上演的那场‘大戏’,着实把莫冉冉给惊愕到了。她觉得团团已经够闹腾的了,却没想白芽芽闹起来简直像发了疯似的。

莫冉冉一口气跑回了自己家的别墅。好在先前家仆已经过去接回了小仔,不然白默他们吵起来,非把小仔吓坏了不可。

“冉冉,怎么跑得这么急啊?我刚打算去接呢!”

封立昕刚把女儿封团团哄下楼来吃晚饭,便看到妻子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莫冉冉一口气喝光了大半杯水,“天呢,真的是太可怕了!”

一想到白芽芽用碎瓷片抵着自己的手腕,莫冉冉就觉得自己的手腕也跟着隐隐作痛起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封立昕连忙走过来查看一直打着颤的妻子。

“白芽芽那丫头……简直……简直疯了!”莫冉冉又倒了半杯水咕咚咕咚喝下。“白芽芽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封立昕再问。“那个……那个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封林诺回家后上楼去洗澡,等封二少回来后,白芽芽就上楼去喊诺小子下楼吃晚饭……估计少男少女共处一室,就做了点儿亲密的事儿,被晚晚看到了……晚晚那个嘴不把门的丫头就跑下楼来告状……正好白默赶到二少家听到了,然后就拿着花瓶火急火燎的就上楼找诺小子算账……白芽芽为了保护诺小子

,竟然拿破瓷片割腕!!”

莫冉冉在喘气声中总算把事情的大概说清楚了。

“什么?白芽芽拿破瓷片割腕了?严重吗?”封立昕着实震惊。

本就没什么胃口的封团团便放下碗筷侧耳细听着。

“被诺小子手快抢走了碎瓷片……就划破了一点儿皮!”

莫冉冉拍抚着自己的胸口,“说现在的女孩子这是怎么了?才多大的人呢,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威胁父母?!父母上辈子欠她们的啊?!”

莫冉冉这些天也是憋屈坏了,便义愤填膺的趁机埋怨起来。

“这……这怎么搞的啊?那个诺小子也太花心了吧?”

封立昕看问题的方式,显然跟莫冉冉不一样。他更侧重于埋怨花心的封林诺,而本能的回避女方的问题。

“这事儿能怪诺诺吗?可是白芽芽自己主动跑去诺诺房间的!说什么一不小心摔倒了,被诺诺搀扶住了……然后就抱在一起了!”

莫冉冉为封林诺打抱不平着,“这分明就是白芽芽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简直就是撩男生的套路嘛!”

“那诺诺也应该拒绝啊!”

封立昕义正言辞,“这不清不楚的搞暧昧,算什么回事儿?!”

“呵,诺诺正值二十岁的热血青年,让他如何能拒绝得了这些层出不穷的诱惑啊?以为诺诺是柳下惠坐怀不乱啊!”莫冉冉嗤之以鼻。

封团团静静的听着。她觉得大冉冉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那他也不能见一个爱一个吧?!那岂不成滥情了!!”

封立昕坚持着自己的观点。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女儿也受到了封林诺的伤害。

“那女孩子就不能自尊自爱一点儿吗?!”莫冉冉又顶了一句。

“冉冉,还没吃晚饭吧?”

莫管家立刻叫停了女儿跟大少爷的争吵,“跟我来厨房看看吧,想吃什么,爸给去做!”

“爸,我特想吃您做的米粉蒸肉……都几天没吃了,馋死我了!”

莫冉冉撒娇的跟着莫管家一起进去了厨房。

“冉冉,那白默一家还在行朗家吗?我要不要去看看啊?”封立昕朝着厨房方向询问道。

“还是别去了……那里的气氛压抑得都快喘不过气了!”

莫冉冉一边吃着油炸春卷一边朝封立昕回应着,“对了,白芽芽还威胁说要离家出走……说是受够了白默给她编织的牢笼!还说白默只是把她当宠物养!”

“白芽芽那孩子怎么能这么说啊?那得多伤白默的心呢!”封立昕哀叹了一声。

“可不是!白默刚刚还在哭呢,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都是老父亲不被女儿理解的心酸泪!还说自己是自食其果!不该把女儿宠成那样!”

不顾父亲的使眼色,莫冉冉故意补充上一句:“立昕哥,前车之鉴!希望能从白默身上吸取教训!别到时候跟白默一样自食其果!”

憋屈了这么多天,莫冉冉是真的不吐不快。

等封立昕下意识的转身去看女儿时,封团团不知何时已经上楼去了。

……

夜已深。

林雪落却怎么也睡不着。瞄了一眼儿童床上的女儿晚晚,她把睡在身边的丈夫给掐醒了。

“雪落,干什么呢?”封行朗真的是又累又困。

“行朗,说白默是不是欺人太甚呢?竟然跑来我们家打诺诺?最后竟然把咱们的亲儿子给逼出家门了!”

大儿子一而再的被‘欺负’,身为母亲的林雪落着实的心疼。

“对了,还有大哥……总是一副我家诺诺占了团团便宜的样子!!不能因为我家是儿子,就随便被他们欺负吧?!他们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睡吧……没谁欺负儿子!”封行朗眼都快睁不开了。

“睡什么睡啊?一天到晚就知道睡睡睡!”

来火的林雪落直接掀开了封行朗身上的被子,“我跟讲:要是再有人敢欺负我家诺诺,就别怪我这个当妈的翻脸不认人!”

“雪落,说什么呢?也没谁欺负诺诺啊!”封行朗不理解妻子怒从何来。

“不行,我得打电话给诺诺,告诉他不要再跟团团,还有豆豆芽芽交往了!免得惹火上身!”

林雪落刚要翻身拿手机,却被丈夫给拉住了手臂。

“行了雪落,这个时间点,诺诺肯定已经睡下了!”

封行朗支起上身,“其实这个问题好解决:我已经在办理诺诺的转学手续了。”

“转学手续?要把诺诺转到哪里去啊?”林雪落惊声问。

“初定在剑桥。”封行朗接话。

“为什么是我儿子转校啊?我儿子又没做错什么事儿!”林雪落不满的哼声。

“那还不是因为把儿子生得太优秀太出色了……学业又好,人长得又帅,难免被小女生们疯狂的追求!”

封行朗一通彩虹夸后,“再说了,那里是河屯的老窝,有他照顾诺诺的人身安,总该放心了吧!”

“可……可英国的女孩子更加开放……万一惹上什么爱滋病……对了,听说英国的Gay很多……不怕咱诺诺被那些基友看中吗?”林雪落忧心忡忡的。

“有河屯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诺诺,那些乌合之众怎么可能近得了诺诺的身?”封行朗安慰着妻子。

“呵,这个当亲爹的不监护自己的亲生儿子,却把诺诺丢去给河屯?”

林雪落狠气的奚落,“该不会真以为诺诺是我跟河屯生的吧?!”

“老婆,胡说八道什么呢!要不同意,那就不去!”

封行朗以退为进,“就让诺诺每天被团团啊,豆豆芽芽啊纠缠好了!”林雪落沉默了一会儿,“去!必须得去!大不了我跟过去照顾诺诺好了!我跟他在佩特堡里住了五年,再住个五十年又何妨!对了,我还要把晚晚一起带过去!”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