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格曼和塔兰特断供的事情,其实也没那么急。一来,临机与这两家配件商之间还有一些供货合同,这两家要断供,也得等前面的合同履行完了,才会这样做。二来,临机本身也有一些配件库存,可以应付一段时间的生产。最后一点,就是临机的海外订单也要过一段时间才交货,还有一些交易尚在沟通阶段,不是马上就要生产的。

博泰等一干欧洲机床企业是向赫格曼和塔兰特承诺了不少好处,才说服了这两家配件企业与中国机床企业为难。这两家企业也有自己的考虑,那就是不能把中国企业往死里得罪。

时下,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制造业增加值世界第一,是全球最大的机床市场。像赫格曼、塔兰特这种体量的机床配件企业,如果被排斥在中国市场之外,基本就可以敲个gg退场了。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这两家公司的决策层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左右逢迎的态度,一面通知自己的中国合作伙伴,未来他们将减少供应用于中国出口机床的配件,另一面又声称内销机床的需求是可以保证的,他们愿意与中国合作伙伴共同开发中国市场,为中国的现代化添砖加瓦。

这样一种态度,就让唐子风无法下手了。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对博泰等欧洲企业形成竞争威胁的中国机床企业只有少数几家,大多数中国机床企业的市场都在国内,或者即便是面向国外,也只是走中低端路线,不在赫格曼、塔兰特封杀的范围之内。

唐子风要号召全体机床企业抵制赫格曼、塔兰特,可谓是师出无名,反而会毁了自己在业内的名声。

知其不可为,唐子风自己就不会去尝试了,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不过,别人欺负到自己头上,自己还忍气吞声,这可不是唐子风的性格,他决定要另想个办法收拾一下这帮狂妄的欧洲人。

集团办公会接着又讨论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散会之后,大家各回各家,唐子风上了自己的专车,让司机把车开到了位于临河市中心的丽佳超市总部。

“子风来了,稀客啊。”

黄丽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待了唐子风。她让秘书离开,自己亲自给唐子风沏了茶,端到他面前,然后才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与唐子风寒暄起来。

“黄姐现在家大业大,成天在全世界跑来跑去,巡视你的商业帝国,小弟想见黄姐一面都找不着机会。今天听说黄姐回临河了,这不,我就过来觐见了。”

个俏皮女子的红唇诱惑

唐子风小嘴倍儿甜,漂亮话一串一串地。

黄丽婷佯装嗔怒地瞪着眼,等到唐子风说完,她夸张地东张西望,说道:“让我找找,看看什么地方有条缝,让我钻进去。子风,你这是寒蹭你姐呢,什么家大业大,还什么商业帝国,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你姐就是帮你打工跑腿的,如果有什么商业帝国,这个也是姓唐的,不是姓黄的。”

“别价,黄姐,你可别这样说。”唐子风说,“上个月我还在什么财经刊物上看过你的专访呢,标题就叫《黄丽婷和她的商业帝国》,好家伙,配的照片,我一看,这哪是我黄姐啊,分明就是一个20来岁的大姑娘嘛。”

黄丽婷笑着斥道:“什么20来岁的大姑娘,你姐我今年都52岁了好不好?那张照片是报社给做了美颜,弄得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什么,黄姐有52岁?不会吧,我记得黄姐今年是18岁呢,我还说那张照片把黄姐拍老了,没拍出少女风来。”

“还少女呢,我都快当奶奶,你想让我变成老妖精啊。”

黄丽婷笑得满脸都是花朵,确有一些少女风姿了。

唐子风说的那篇专访,黄丽婷自然是看过的,上面配的照片的确把她拍得挺年轻的,看上去也就不到40岁,比她现在的真实年龄足足小了10几岁。

年轻时候的黄丽婷是个美女,到唐子风认识她的时候,她依然风韵犹存,在临一机的家属工里颇有一些傲娇。

这些年,黄丽婷经营着丽佳超市,把这家超市做成了全国排名前三的连锁超市,在海外也已经开了十几家分店,被称为商业帝国也不为过,她自己则进入了国内的女富豪榜,个人财富已经有几十亿了。

刚开始赚到钱的时候,黄丽婷还颇为节俭。随着身家不断增长,她的消费观念也有所改变了,其中有一项就是值得花钱去做美容和塑身。时下她虽然已经年过50,身材依然很好,脸上也没多少皱纹,说她只有40岁,也会有人相信的。

当然,要昧着良心非说她长得像18岁少女,那就只有唐子风这种厚脸皮的人才办得到了。黄丽婷明知唐子风是在恭维自己,也还是笑得很开心。

玩笑开过,黄丽婷问起了正事:“子风,今天到我这里来,是来随便坐坐,还是有什么事情?”

“随便坐坐。”唐子风说,紧接着又补充道:“顺便也聊点别的事情。”

“你呀!”黄丽婷伸出一个手指头,虚点着唐子风的额头,说道:“我就知道你没事是不会到姐这里来的,你唐总日理万机,哪会有空来和我一个售货员聊天。”

“我冤啊,黄姐。”唐子风道,“我算个什么总,临机集团总资产也就不到200个亿,还不到你们丽佳超市的一成。我来点黄总,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黄总耍大牌,叫保安把我轰出去呢。”

黄丽婷道:“什么我们丽佳超市,丽佳超市不是你的吗?你如果再这样说你姐,下次有记者采访的时候,我就把超市的股权构成都曝出去,信不信你立马就红了?”

“红不红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立马就凉了。”唐子风说。

丽佳超市早期是由唐子风投资的,黄丽婷以少量的资金和管理能力入股,双方各占了50%的股权。唐子风参股用的是“双榆飞亥”公司的名义,外人并不知晓。

唐子风现在是临机集团的总经理,是国企领导。如果媒体曝料称他是国内鼎鼎大名的丽佳超市的合伙人,舆论肯定要把他淹没。

双榆飞亥公司的股东,是唐子风的父亲唐林和王梓杰的父亲王崇寿,所以唐子风并不是直接的股东。关于父亲名下的公司,唐子风也向上级组织进行了报备,并没有隐瞒组织的情况。

不过,舆论是不会讲这些道理的,国企领导在一家这么大的民营企业中拥有50%的股权,这绝对是一个惊天新闻,唐子风可不敢让黄丽婷抖出去。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不过,子风你要记住,丽佳超市就是子风你办起来的,你姐只是给你打工的,知道吗?”黄丽婷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知道知道,黄姐辛苦了,小弟感激涕零。”唐子风赶紧附和。

他知道这是黄丽婷在向他表露心迹,表明会永远尊重他对丽佳超市的所有权。有些企业起家的时候是朋友合伙,做到一定规模,大家就生出了嫌隙,最后闹到不欢而散的比比皆是,闹上法庭的也不罕见。

黄丽婷是打心眼里佩服唐子风,同时也感念唐子风把她带上了这条路,让她能够成为一位商场女精英,所以时不时就要向唐子风强调一下超市的股权,表示自己不会背叛唐子风。

唐子风有时候觉得黄丽婷的这种表现大可不必,但代入到黄丽婷的角色里去想,他又能理解了,从内心感叹黄丽婷的忠厚。

“说说吧,有什么事情要姐帮你的?”黄丽婷重归正题,问道。

唐子风反问道:“黄姐,现在超市能够拿出多少现金来?”

“现金吗?”黄丽婷思考了一下,答道,“如果要挤一挤,拿出100亿应当没问题,再多就有些困难了。”

唐子风问现金,黄丽婷当然知道他问的不是收款台里的现钞,而是指公司能够调动的资金。唐子风与王梓杰合办的双榆飞亥公司现在拥有好几项产业,其中最大的是唐子妍办起来的唐易网,市值也在千亿规模。唐子风拥有这样的身家,身上也是经常带着好几张黑卡的,哪用得着向黄丽婷借千儿八百块钱?

唐子风既然问到现金上,想必就是看中了什么投资项目,想让丽佳超市参与。七八年前,唐子风指示黄丽婷入股大河无人机,最终证明这是一笔一本万利的投资,黄丽婷是记得很清楚的。

“100亿,倒也够了。”唐子风说道。

“100亿才够?”黄丽婷却是瞪大了眼睛,脸上有着惊喜交加的表情。

“子风,怎么,你又发现好机会了?”黄丽婷问道。

唐子风摇摇头,说道:“不是什么好机会,相反,还是一个可能会赔钱的机会,不知道黄姐愿不愿意参加。”

黄丽婷说:“赔钱的事情,我当然是不愿意参加的。但既然你子风开口了,那就肯定有参加的理由,我怎么会不愿意呢?不过,你总得先把事情跟我说说吧。”

“我想请黄姐出面,去收购赫格曼。”唐子风缓缓地说道。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