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慕话音刚落,纪倾尘便愣住了。

他想要在宁国闯出一番事业来,不仅仅是为了纪雪豪,更是为了想想。

想想这么不容易才留住一条命,还是嫁到皇家的,试问皇室历代皇后,哪个不是家世显赫的?别说皇后了,就是皇子妃,出自小门小户的都很少了。

如果想想将来修炼成人之后,只能伸手管倾容要东西、要钱,虽说男人养家天经地义,但是女人也必须有自己的经济基础,才不至于事事委曲求。

纪倾尘跟妻子是这么考虑的。

而且,纪家在他们手里日益做大,他们的孩子没有任何继承权,一切产业是留给纪子衍的,这一点,其实他们夫妻自己都觉得对孩子们特别愧疚。

而纪夫人当年年轻的时候,就是做新能源开发的,有属于自己的新能源公司。

这是完脱离纪家的产业而存在的。

所以纪倾尘夫妇想了想,决定还是将纪夫人手里的产业搬到宁国来发展的好,将来如果真的能做出来,不论是对想想,还是对纪雪豪,都是一种助益。

而倾慕刚才的话,彻底点醒了纪倾尘!

洛家为什么会无条件接受你们家的一双儿女?

明明就是有肾病的遗传啊!

冬日甜美姑娘暖阳唯美写真集

他们接受,一来是因为他们心里有数,有特别的方法可以化解危机,让孩子继续活下去,二来是因为他们一早就看穿了将来的宁国商界的局势。

即便是皇帝,抓不住经济,也是不行的。

纪倾尘望着倾慕,忍不住赞叹到:“三殿下果然心思敏捷,我纵横商场几十年没有看穿的问题,三殿下居然一眼就看穿了,想来陛下内定三殿下为储君,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纪夫人也静静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心知女儿的事情有倾慕的功劳在里面。

不过十七岁,已经智勇双、足智多谋,将来做了皇帝,还不知道会成就多少丰功伟业!

倾慕微微一笑,道:“因为咱们都是一家人,所以才不绕弯子了。”

凌冽挑着眉毛看着小儿子。

这些话,他当初只对小乖说起过的,却不知道原来小儿子不用谁来提点,就已经能够自己猜到了。

并且,走到今天,这许多的事情都不用他提点,倾慕都想到了。

凌冽有些激动,心情无比雀跃。

桌下不着痕迹地握住了妻子的手,只想着,定要好好计划一番,在倾慕20岁的时候,赶紧让倾慕继位!

倾慕察觉到凌冽嘴角边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只觉得头皮发麻。

但是他没有心思在父亲身上费神,因为他现在必须对倾容道:“大皇兄,我跟贝拉商量过了,这只小貂似乎与你有缘,就算是贝拉想要抱抱它,都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它就粘着你,不如将它送给你。”

说来也是奇怪,倾容是很喜欢这只小貂的:“好啊,不过我养不成啊,我成天在部队待着,我连想想都不知道能不能一个月见上几次。”

凌冽瞳孔一缩!

他从这句话中,已经猜测到了:倾慕看出来了!

凌冽心中更加雀跃了!

他忽然很能够理解当初洛杰布一心想要退位的心情了!

端起牛奶喝了一杯,凌冽伸手,看似不经意地指了指不远处的玻璃箱,道:“你把箱子带上,每天用箱子养着它就是了。再说了,你的身份已经在部队里炸开了,即便你老老实实的,别人也会说你是做做样子的,所以,我会交代夜康,给你安排一个单间,你可以每日跟小貂一起生活,但是,只要哨声响起,你必须严格按照训练要求来!”

也就是说,只是给倾容安排一个单间而已,其他的,还是跟平日里训练一模一样。

倾容有些犹豫:“会不会不大好啊?不是只有毕了业的、少尉以上的军官,才能有自己的单间吗?”

凌冽摇头:“起初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谁都知道你是大皇子了,你的安是最重要的,你们寝室一共8个人,谁也不能保证这8个人会不会有天被敌军收买,对你不利。”

倾容兴奋了,看着父亲一心要给自己整个单间,当即站起身,一手抓着雪貂,一手指着不远处的珍妮:“那我能带着珍妮吗?”

闻言,首先有些犹豫的就是纪倾尘夫妇了。

纪夫人万分不舍道:“倾慕啊,你的心情我们能够理解,但是想想毕竟还要训练啊,外面这么热,部队多苦啊!想想留下,我们还能照顾着,不会让她磕着碰着的,她抓紧时间修炼,不是能早点幻化成人?”

倾容愣了一下。

他听出来了,纪家人是舍不得想想跟着他去部队受苦。

他心中一沉,却也能理解:“恩!是我考虑不周!那以后,我每个月都回来看看想想!”

纪夫人笑了:“好!”

早餐后,凌冽就叫乔夜康开车,把倾容跟小貂送去军区了。

他现在还是军训学员,凌冽不会给他放假的,至于昨晚他失踪以及倾慕炸了军火库的事情,回去的路上,乔夜康也跟倾容说了,说倾慕会赔偿的。

倾容手里抱着小貂,一手温柔地给她梳毛:“那个,造价表算出来之后,能给我一份吗?”

乔夜康问:“怎么了?”

倾容道:“倾慕毕竟是为了我,他差点没了命,被罚跪了一夜,还要赔那么多钱,不公平。我想帮他分担一点。”

“唧唧!唧唧!”

小貂忽而高高扬起下巴,冲着倾容点了点头。

倾容扑哧一笑:“你点头点的还真是时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能听得懂人话呢,呵呵。”

小貂在他怀中跳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倾容却是闭上了眼睛,陷入对想想的无比思念里:“如果我能把想想带来,每日与我朝夕相处,那该多好?”

“唧唧!唧唧!”

倾容睁开眼,看着小貂:“也不知道你会不会随地大小便,我跟你说啊,你一定要讲究卫生,知道吗?”

小貂眨巴这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似乎是跟他说不到一起去,看了又看,眸光里的火花,期待中幻灭,幻灭中期待,最终,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